行业动态

北漂日记2/住房篇

青汐花艺 · 4月12日 · 2020年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

刚到北京的时候,是在一家提供食宿的蛋糕店安顿了下来。第一次去看宿舍的时候,有些失望,且不说房间的昏暗与老旧,仅仅20平米左右的狭小空间里,就住了5个人,可想而知这里的拥挤与局促。一室一厅的布局里面,卧室里并排放了三间床,客厅里本该放沙发的位置,也被一个上下铺所取代。唯一的一张桌子在上下铺的左侧,再放个凳子都显得碍事。狭小的卫生间满满当当摆满了室友的洗漱用品和护肤品。卫生间的窗帘上全是发霉后洗不干净的黑点。能容纳一个人的厨房,也被堆满了布满灰尘的杂物。
习惯了老家宽敞的房子,再加上自己喜欢安静的环境,所以担心这里住不习惯,很想自己重新租一个房子。后来在网上看到附近的房租后,想到自己两个月的工资才付得起一个一居室一个月的房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时间久了住下来,倒也觉得很开心,室友之间相处的愉悦感更胜于对于房子本身的体验感。

 

从蛋糕店辞职自己开店后,在花店附近找了一个单身公寓。与其说是公寓,不如说是大学宿舍的缩影一楼进门处有一个可称为宿管也可称为门卫的管理处,其余每一个楼层独立的空间里,纵横交错有几条走廊,每一条走廊都有一个很长的延伸,而这个延伸的两侧,全是写满编号的房间,而我就住在这里的340。

这样一个横向延伸的空间里,有3个左右如下图延伸的纵向走廊。我拍照的地方还有一个。

走廊两侧都是写满编号的房间

房间的布局就像老家的小型宾馆一样,一床一桌一卫生间一空调,再配个独立的衣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实房间看起来很清爽,我个人蛮喜欢,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光线,虽空有一个窗户,窗户外面却是靠得很近的冷冰冰的灰色水泥墙,勉强能通一点风,但是透不进光来。只要在家的每时每刻都得开灯。这样总是让人没有时间观念,不借助闹钟的话,明明日上三竿了,还是黑漆漆一片以为没有天亮。
这就是我住的340
没有光的日子就像人的心情一样总会觉得很灰暗,但是没办法,同地段这里的房租比其他地方便宜了一半左右。
这里不是每个房间房租都一样,会根据房间大小和格局来收租,我找到的时候已经只剩3200一个月和2900一个月的房间了。选择了2900一个月的,因为租住的时候是冬季,还需要付每月300元的地暖费。此外,又付了100每月的网费,这样算下来也是3300一个月,加上水电和卫生费等杂费,一个月3500是板上钉钉的。
后来疫情的爆发让一些人不再返回复工,便陆续退了一些房间。我私信给宿管阿姨,请她帮忙留意一下,有最便宜的房间腾出来就给我说,我要换一个最便宜的房间。没多久阿姨就通知我有房间空出来了,这个便宜的房间,设施和我之前的那间一样,不同的是房间的布局没有之前的方正,最明显的区别是这里没有窗户,无法通风,会有点闷。但是门上做了一个漏网设计,平时可以把漏网处打开或者直接开门通风。

门上的漏网设计

两个房间之间,一个月的差价是600,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搬。看这个房间的时候已经快晚上10点了,原本想第二天收拾收拾再慢慢搬,阿姨让我最好当天晚上就搬,因为这种房间很抢手,一腾出来就没啦。没办法,连夜把所有东西一趟趟从三楼搬到二楼,虽然东西不多,但是被子衣服,锅碗瓢盆以及一些花店用的资材和零碎物件也让我折腾到半夜2点才能休息。

这个房间最大的缺点就是没窗户

晚上睡下的时候我有点后悔,因为这个房间又闷又热,还有杂音,就像家里浴室的换气扇一样,一晚上都嗡嗡作响,声音虽不大,但始终是有。当时看房的时候只注意看大体的布局,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第二天向阿姨反应这个问题,她说这个是供暖管道的声音,再过一段时间供暖停止了,声音也就没了。又向隔壁女生求证,她的房间也和我一样的问题,不过她说,住几天习惯就好了。后来确实也是,习惯了就不觉得了。
中/国/二/十/四/节/气/之/一
但我心里其实一直想要一个通风透亮的房间,每天清晨醒来看阳光透过指缝慵懒的照在我的脸上,那种惬意感不言而喻。这种暗无天日的房子住久了,对于自己来说,也会消磨掉一部分的激情和斗志。但是碍于囊中羞涩,只能勉强坚持。
后来得知隔壁女生是在房产中介上班,便请她帮忙留意,正好他们同事招合租室友,也是在附近,房租不贵,也不要中介费,就让我去看看房产中介工作人员自己租的房子,性价比必然是很高的,我去看了之后觉得还行,厨房卫生间都挺宽敞。主卧住了中介的一对情侣,另一个房间是一位男士,空的房间就是我看的那间了,虽然在北京这样的合租方式很普遍,但是总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多有不便,于是便没有下文了,继续回到我的没有窗户的小房间三餐四季。
即便如此,还是让自己心里怀有美好的憧憬吧,希望有一天,能够小有积蓄,不用再为了这一点房租烦恼,随自己的心,选自己所爱,爱自己所选,历尽千帆归来,依然是当初那个敢拼敢闯、热爱生活的“少年”!
北漂日记系列,后续会持续更新,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哦……

北漂日记前言

北漂日记1/心魔篇
在媒体工作3年 她辞职开了一家毕节最养心花店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