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北漂日记3/孤独篇

青汐花艺 · 4月12日 · 2020年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

夜晚,结束了一天的喧嚣后安静下来,一个人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任凭风撩动着我的秀发,裹紧大衣,缓缓走向家的方向,打开电脑,开始今天的日记……

有人说,城市就是几百万人一起孤独生活的地方,这话一点不错。
之前的文章有提到,除夕前夜,也就是1月23日在北京转了个花店,原本是想赶在情人节前抓紧弄好,利用情人节小赚一笔的,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疫情的全面大爆发,别说能够开门营业,连出门都是一种奢侈。只能孤独蜷缩在自己的小屋,不敢出门。那时候刚搬到店的附近,锅碗瓢盆还没有置齐,只能买泡面或者点外卖。好不容易网上买的电磁炉到了,电饭煲和碗却迟迟没有发货的迹象。只能把外卖的打包盒洗干净当碗使用,炒不了菜,又舍不得经常点外卖,大部分时候只能煮面(虽然我一直都不太爱吃)。
有时候也会煮点鸡蛋和土豆就着老干妈吃,一个人越吃越心酸,本想看看书,或者在网上学习网络营销,却难过得没有心思,只能孤单得刷着感同身受的视频,直到深夜也无法入睡。那段时间正值过年期间,左邻右舍都回家了,想说话也找不到可以聊天的人。即使偶尔的房间有人留守,互相之间也只是擦肩而过,半句话也不会有。
有一天晚上儿子发视频过来,我竟然聊着聊着忍不住泪如雨下,还埋怨儿子为什么不每天给妈妈打电话,懂事的儿子一个劲给我说对不起,看着我流泪,他也哭了起来。他只是一个7岁的孩子呀,我怎么能在他面前说这话,怎么能那么脆弱,事后想想自己也后悔不已。

不是我不想回家,我心里一直抱着情人节可以营业的信念,毕竟我的门店、我租住的公寓和个人生活费,整天坐着不动一个月就得1万多的开销,关键我还得还贷款,赚不了钱可怎么负担这些。况且回老家一去一来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容忽视的数目。于是就这么在北京干耗着,期望情人节出现奇迹。
正月初八那天是我的生日,吃了什么我也忘记了,反正每天就那么回事,儿子用婆婆的电话打来祝我生日快乐,老公却和朋友吃饭去了。初七快凌晨的时候,他给我打过电话,我哽咽着说我有点坚持不下去了,他说:“回家吧,反正现在也营不了业,情人节就别指望了。”我有点生气,“那这么多钱我怎么还呀,要不是遇到你这样的人,我至于这么想赚钱,把自己活成女汉子吗?”他也不生气,但我也知道情人节接单是指望不上了,于是就同意了回去的请求,‘给你买明早回来的机票,正好可以回家过生日。’哪想到收到短信,却是初九回家的票,这个一辈子粗心的人,夜里过了12点就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以为买了初八的票,实际却是初九的。不过我对于生日是没什么概念的,从来不在乎怎么过,也从来没有好好认真过过,正好我的电饭煲初八到,我还可以收完快递再走。

回去的第二天,毕节就开始了全面封社区的通知,每家每户凭通行证出门,平均2天才能出去一个人买菜。就这样,回去一个月也没有出过门,买菜也是网上买。不过我很享受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光,每天和他写写字帖,督促他完成当天的作业,后来还一起早起上网课。
虽然快乐,但是我的心始终是不安的,因为我的贷款和房租又要交了,索性当时的网贷留了一点余地,并没有全部贷出来,还可以勉强以贷还贷,但是这样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在和宿管阿姨确认了回北京隔离满14天可以出门的消息后,又义无反顾踏上了回北京的路程,连闺蜜的宝宝从出生到现在也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眼。内心很自责,但是现实却是这么残酷。

快三八妇女节了,虽然不能去店里,但可以接一些尚未营业的同行之间的订单,于是刚回北京就马上联系好资材和鲜花供应商,把花送到公寓楼下,我慢慢把它们搬上楼,只为了赚取那可怜的一点差价。谁也不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冒着细细的汗珠把那些礼盒和花材一趟趟爬楼梯搬到房间的,个中辛酸和委屈,只有自己咽下。别人眼中和我心中的诗和远方,在此刻被生活贬得一文不值。
忙碌的时候就不停的包花,闲下来又会开始胡思乱想,重复那种孤单的煎熬,很想去找之前蛋糕店的同事没心没肺的聊聊天,但大家都互相隔离不能出门,所有小区也不让会客。就这样,在这个孤单的城市继续过着孤单的日子……
北漂日记系列,后续会持续更新,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哦……

北漂日记前言

北漂日记1/心魔篇
北漂日记2/住房篇
在媒体工作3年 她辞职开了一家毕节最养心花店

0 条回应